孟古-帖木儿汗

1266-1282
土坎汗的儿子Tu都汗的孙子

孟古-帖木儿是巴图之子图坎的儿子。关于孟古-帖木儿的童年没有可靠信息。 伯克掌权后,他任命孟古-帖木儿为继承人。 伯克死后,孟古-帖木儿汗成为兀鲁思术赤的统治者。

孟古-帖木儿登上王位,获得了可汗的头衔(在他之前,兀鲁思术赤的统治者没有这个头衔),开始代表自己的名字发行敕令和独立铸造硬币,这是独立国家统治者的标志。 在他之前,金帐汗国没有印有可汗的名字的硬币。 从他的统治开始以来,新的金帐汗国统治者头衔——“最高汗”和巴图家族的族徽(族徽的名称是波萨嘎)就被铸成术赤的硬币,这证实了他的独立性。

孟古-帖木儿御极后,他立即任命了两名州长。他的堂兄乌拉-帖木儿(图卡-帖木儿的儿子)。 孟古-帖木儿被任命为克里米亚的统治者,而另一位堂兄巴哈度尔(Bahadur)(希班的儿子)被任命为希班兀鲁思的咸海地区的统治者。孟古-帖木儿御极后,立即出发参加对反叛者的运动。在孟古-帖木儿统治下,兀鲁思术赤的权力得到巩固。因此,金帐汗国的经济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动力。国际贸易强劲增长,新的城市开始出现,旧的城市得到恢复,热那亚的贸易站出现在克里米亚。1267年,孟古-帖木儿是第一个向俄国神职人员给敕令的金帐汗国可汗,使俄国大都会免于多种税收和关税。孟古-帖木儿还向热那亚商人给敕令,该商人于1266年成立了卡法贸易站。1267年,孟古-帖木儿派出使馆前往埃及的马穆鲁克马木留克的贝巴尔苏丹(Beibars)。 自1268年以来,兀鲁思术赤与埃及之间的外交关系一直在加强。

自1267年以来,孟古-帖木儿做出了许多努力,以解决与邻居,特别是与察合台汗国的领土争端。孟古-帖木儿开始对察合台兀鲁思的统治者巴拉克汗(Barak)施加压力。为此,由术赤的大儿子伯克沙尔(Berkechar)领导,他派遣了增援部队,增援5万名战士的部队,以帮助他的堂兄库图克(Kutuk)(奥尔达-埃杰的儿子)和盟军凯度。 结果,伯克沙尔与塔拉斯河谷的察合台兀鲁思的统治者达成了和平协议。1269年,由于塔拉斯忽里勒台的影响,决定从两侧进攻伊利汗(Ilkhan)。一方面,孟古-帖木儿部队前进,另一方面,察合台巴拉克汗部队前进。 巴拉克被击败,孟古-帖木儿获胜。

在1269年关于塔拉斯忽里勒台的协议中,三个兀鲁思的统治者(兀鲁思术赤,兀鲁思察合台,兀鲁思海杜(Haidu))统治者发誓说,他们的游牧民族不会像以前那样破坏城市和定居点。

1269年的塔拉斯忽里勒台以后,兀鲁思术赤被前“兄弟”兀鲁思正式承认为独立国家。随着1269年获得独立,兀鲁思术赤的经济开始增长。

1270年代的孟古-帖木儿甚至承认埃及的马木留克苏丹对伊利汗的财产主张的合法性。

孟古-帖木儿在进行了外部战役之后,开始加强内部状态。

1271年,1277年,1278年,金帐汗国的军队前往保加利亚。

1275年,孟古-帖木儿对兀鲁思术赤进行了人口普查(以阐明从附庸国和从属领地征收的税收的定量指标),包括在俄罗斯公国中。

1277年冬天,孟古-帖木儿号召了俄罗斯军队,并开始征服居住在高加索山脉的阿兰和契尔克斯人。孟古-帖木儿的统治可以称为兀鲁思术赤(金帐汗国)作为独立国家出现的时间。在大多数作者的著作中,孟古-帖木儿死于681年(回历)(1282.04.11-1283.03.31),这是由钱币学证实的,根据他的铸造,最后一年铸造的硬币为681年(回历)。 孟古-帖木儿因喉咙脓肿去世。